• <code id="qcllw"><object id="qcllw"><em id="qcllw"></em></object></code>
      <output id="qcllw"></output>
      <del id="qcllw"><pre id="qcllw"></pre></del><listing id="qcllw"></listing>

      <mark id="qcllw"><button id="qcllw"></button></mark>

      <listing id="qcllw"></listing>

        1. <listing id="qcllw"></listing>

          首頁 > 人物 >

          王千源 | 有他就不會錯

          2018-10-18 來源:芭莎男士
          與王千源的對談像是臨時按下人生暫停鍵,回顧近一年或過去十幾年、幾十年的來時路,會在言語間恍然明白,我們為何如此,又該怎樣繼續。像王千源這樣的演員,無法靠簡單維度的“紅”或“不紅”來定義,但只要在演職人員里看到他的名字,觀眾便也就大可放心—有他,就不會錯。

          2

          王千源

          真實,是度過生命的方式

          去年仲夏,王千源肩上伏一只蜥蜴,以天生敢為、變幻突破的態度登上了《芭莎男士》封面;今年,王千源再度如期而至,以“向經典致敬”為題,進行了拍攝與采訪。他幽默依舊,自信如故,鏡頭前的表現力也更加恰到好處。而這其中,更添了一份游刃有余的氣度。如果說去年認識的王千源是個剛強的大男人形象,那么今年感受到的,是剛強的外殼下,多一份的柔軟。

          拍攝定于中午開始,幾套look 后,棚外開始下起小雨。拍攝結束后的化妝間光線昏黃,王千源側坐在椅子上,今年的再度采訪,有點兒老朋友敘舊的味道。聊到尾聲時,問到他覺得自己在這一年間有怎樣的變化,王千源開玩笑說:“可能因為更年期吧,我好像有點話癆。”接著他說:“之前拍攝,好像還有點生澀,不太自如,今年感覺和大家都更能融到一起了,可能是因為年齡,也可能是工作帶來的自信,和大家像朋友一樣,更舒服了。”

          這次拍攝,將王千源以《魂斷藍橋》的風格重塑,以此致敬經典,也表達了他一直以來想要塑造經典作品和人物的心愿。得知此次拍攝主題,王千源笑道:“特別興奮,那是我夢寐以求的事,要是能把我塑造成《魂斷藍橋》,一輩子給你當模特。”

          羅伯特·泰勒和費雯麗,是那一時代的絕對偶像,“你看男演員要身高有身高,要胡子有胡子,看眼睛還有長睫毛。女演員簡直就是美的化身,是一種神話。”王千源分析人物時說:“只不過人家偶像派的表演層次特別高。”

          在社會話語權的中心還不完全是“顏值即正義”的時代,相貌只是表演的助燃劑,并非精神毒藥。“所以我覺得經典之所以能成為經典,就是各個角度看,都靠譜,都在那個點。”當下的時代,內容產出數量龐大,演員形象越發精致,后期剪輯手法逐步迭代,宣發力度隨之增強,從演員角度出發,如何在市面上繁雜的作品中脫穎而出,靠顏值,靠噱頭,靠表演,還是其他方式,的確是需要思考的不同路數。

          用傳統意義上的“帥”來形容王千源,似乎并不太合適。但如果說“丑”,大概所有人都會起來反對。這一點其實王千源心里也清楚:“別看我長得不漂亮,但是你看著看著看進去了,你就會忽略我的丑。”而倘若只是漂亮,就如同曾經的“掛歷女郎”,有顏值卻沒味道,看過幾天也就不會再留意,掛歷,也就真的成了掛歷。

          問到王千源如果自主選擇一部經典作品進行重塑,會是哪部。想都沒想,王千源說: “《活著》。”接著他解釋道,“葛優在片中被嚇尿的橋段,聽見遠處那聲槍決,哆嗦著說多虧錢輸沒了,要不然那一槍打得就是我。喜歡。”你會發現到了王千源這個程度,他所關注的不再是表演形式上的花哨,更多的是帶著對優秀演員和表演藝術家們的那份崇敬,用全身心去傳達一種感覺,展現人物心理

          “我再老一點兒把頭發剃了,再瘦一點兒,還真挺符合人物形象。而且葛優老師,那戲演得真是淋漓盡致、拍案叫絕。那是我們老一輩藝術家嘔心瀝血、掏肝掏肺的結果,所以有機會能重新演繹的話,我覺得也貢獻了自己的力量。讓大家看一看,中國也有高質量的電影。”

          1

          王千源

          表演是挑戰,更是誘惑

          今年,王千源的作品排期更加密集, 在張藝謀導演執導的新作品《影》中,王千源是那個忠誠的死黨。他很珍惜這次出演的機會,“你要是說想當配角的話,分分鐘都可以上一部戲,一走一過,商店里買個菜,公共汽車上跟人擠一下,讓男主角從你身上跨過去,都可以。但咱說稍微偏主要一點的角色,可望不可及。這回他(張藝謀)選擇了我,挺高興的。”講這些時,更像是娓娓道來,言語間沒有太多起伏和波瀾。王千源是這樣的人,表面的云淡風輕,是因為把珍重放在心上。也正由于心有珍重,因此每一部戲,都會付出的全部努力。

          新戲《大人物》里王千源飾演一位警察,不同于之前的反派角色,他能夠做到正反兩派切換自如。觀眾覺得他的表演無邊界,他自己說,對于邊界性,確實一直在探索。探索之余,還能夠在他眼里看到這樣的熱情,“這個《大人物》我沒接觸過,是基于經典的電影《老手》。

          太誘人了,就跟你吃好吃的一樣。不同的角色對我來講都是挑戰,都是誘惑。”能夠感受到他對好作品的珍愛,像是手捧至寶,并在采訪期間說了三次,“《老手》你一定要看,今晚看。”

          5

          王千源

          保持癡迷,保持敬畏

          王千源從影已經24 年,24 年間的故事并非一兩次采訪能夠講完。在這樣的時間厚度里,會有太多的變數,低迷或者輝煌,起伏間王千源一步步成為今天的樣子。但其實時間對待每一個人都同等公允,在客觀面前,如果能以主觀的方式保持對自我的期待和要求,并再上一步,便實在算是難能可貴。王千源對自己始終保持同一種標準,“向上的標準”。王千源說:“今天我來這,坐在車上還在想,這個標準太難了,想把每一個角色都演好,太貪婪,但就是想要演好。”這種標準會使王千源比其他人更加疲憊,畢竟想要更好,就要付出更多。

          他講起上學時候的經歷,在大學第一年匯報演出時,還沒有學會太多表演技巧,但能贏得臺下的掌聲與贊美,靠的是熱情和勇往直前的一股沖勁兒,因此老師也專門囑咐他們道:“你們到了大學第四年,就學會技巧了,但是你們最容易丟掉的就是熱情和激情,所以永遠要記住這一點,別忘了初心。”24 年以來,王千源在用每一次表演踐行著當年老師的囑咐,并慢慢地將他人之囑,變為了潛移默化的自我約束。

          上學期間,王千源受斯坦尼斯夫拉斯基的影響,走“體驗派”的學習和表演方式,認真去學習、觀察、傾聽,并熱愛生活。預先研究人物形象的生活邏輯,之后再將其重新創作,塑造一個全新的形象。“像我演那個《贏家》,我學殘疾人。中間還有一個作品,是遠南運動會的,我天天中午騎車,從東四十條,你知道騎到哪兒嗎,騎到南城天壇體育館,國家總局。騎自行車。”他說那個時候為了準時到,只好騎自行車,怕路上堵車錯過中午輪椅籃球隊的訓練時間,“所有正規隊員上午訓練完之后,中間吃飯、休息的時候,殘疾人才會來訓練。”接著王千源帶著幽默的語氣說:“體驗完之后演小兒麻痹,我演得好著呢。”后來他又花了兩三個月去體驗警察,去體驗環保主義者。

          也正是由于在職業生涯的早期做過了大量的實踐,從中找到了他自己的表演方式,并接觸到表演的靈性層面,到了如今,他也就不再局限于一招一式的技法,以內化的方式再向外表達。到了再去表演農民、工人這類角色時,不一定要在鏡頭前露出指縫里的黑泥以說明身份,而可以是用他抬頭時的眼神,是咧開嘴那憨厚的一笑。“再加上現在的導演也都奇了怪了,”王千源開起玩笑說,“我接的戲也都不是故意的,陰差陽錯的,反正人物非得要變化,非得要與眾不同。所以我可能對每一個角色深入理解之后,對整體的人性、對生活會有新的感悟。”

          外界都覺得王千源看起來很剛,有種英雄主義,他卻說,“不是,不是英雄主義,是因為膽小。膽小怕事,怕演不好。”聽到這會有一秒的吃驚,得了影帝的演員,怕得竟然是演不好。“比如說早上起來,在被窩里先捂一會兒,腦袋里就想臺詞,想今天是重頭戲。每天化妝的時候想,在外面走路的時候也想,有時候鍛煉的時候還想,我就想怎么才能把這個戲演好,怎么才能沒有這個遺憾。”這種所謂的“膽小”,其實是對表演的敬畏。

          6

          王千源

          不惑之年,一手好牌

          不再年輕氣盛,也不像暮年的老而無力,當下的王千源,處在人生的中間段,是最好的階段。有了更為容的心態,更加沉穩的處事方式,是一種“順手”的感覺。這正是他身上最吸引觀眾的“中年質感”。他用撲克牌來形容自己,不是新撲克閃著鋒芒,一掰就斷;又不是老撲克被揉到立不起來,“新中有舊,舊中帶新,比較自然,手感挺好。”如果真的將他比喻成一副牌,那如今的王千源,的確是手好牌。

          在“不惑”階段的王千源,進入人生的另一種狀態,他更懂得來之不易,也更懂“惜”字的珍貴。家里會放著舊了的健身手套,穿舊了的襪子和鞋,并非有戀物情結,只是想到這些東西陪著自己走了那么多路,練到變成六塊腹肌的人,“是我人生的一個懷念,也是我忠實的朋友。家里有地方,那就留著吧。”

          或許支撐著他一直在表演路上扛下去的,除了那股拼勁兒,還有內心的柔軟。如果將其化作一種氣味,他說是“雨后落葉的味道”—雨后霧還未散,樹林里有潮濕的氤氳,朦朧里透出真實。比太陽直曬地面更有回味,更加濃郁。

          3

          王千源

          Q&A:

          當下綜藝這么熱,為何不多去參加?

          王千源:還是想盡心盡力表演,錄綜藝和拍戲沖突。你說我這忙忙活活的,錄節目和拍戲,都是拍兩天就走,最后哪個都沒顧上。

          為何選擇去給《東方快車謀殺案》配音?

          王千源:我的臺詞不太好,隔行如隔山,想去看一看,到底有什么差距。其次,這是和俞飛鴻老師的第二次合作,很愉快。而且這電影自己演不上,聲音還夠不上嗎?也想去玩玩、去學學。

          新戲《大人物》當中的感情線是怎樣的?

          王千源:是比較正直和熱情的,對愛情也是比較包容的。只不過不是談戀愛,是有一些家庭的瑣碎。我們相愛就幾天,可以愛的死去活來。我沒聽說過愛一輩子的人能愛的死去活來。

          4

          王千源

          年輕的時候,和現在想的有什么不同?

          王千源:年輕時候天天想,我這部戲演完,應該上街戴墨鏡啊,怎么就沒有讓我戴墨鏡的機會,太幼稚了,那時候就想一些不著調的。我比較焦慮的,是怎么推遲自己的極限和頂峰。當你登上頂峰的時候,千萬別說我在頂峰,因為那就意味著前面無路可走,就要下山了。

          現在很多人都用各種方式刷存在感?

          王千源:不用其他的別的,我就不停地拍戲,不停有好作品出現,然后不停的隨著戲做宣傳,那就是我存在感的一種方式。

          現在快手、抖音都很火,有沒有想也嘗試一下?

          王千源:追年輕人的玩法是真追不上,別人在那兒說抖音什么的,我也看了。但我追這個永遠也追不上,讓我自生自滅,好好演戲,做自己順手的最好。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1000元快三倍投公式
        2. <code id="qcllw"><object id="qcllw"><em id="qcllw"></em></object></code>
            <output id="qcllw"></output>
            <del id="qcllw"><pre id="qcllw"></pre></del><listing id="qcllw"></listing>

            <mark id="qcllw"><button id="qcllw"></button></mark>

            <listing id="qcllw"></listing>

              1. <listing id="qcllw"></listing>

              2. <code id="qcllw"><object id="qcllw"><em id="qcllw"></em></object></code>
                  <output id="qcllw"></output>
                  <del id="qcllw"><pre id="qcllw"></pre></del><listing id="qcllw"></listing>

                  <mark id="qcllw"><button id="qcllw"></button></mark>

                  <listing id="qcllw"></listing>

                    1. <listing id="qcllw"></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