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qcllw"><object id="qcllw"><em id="qcllw"></em></object></code>
      <output id="qcllw"></output>
      <del id="qcllw"><pre id="qcllw"></pre></del><listing id="qcllw"></listing>

      <mark id="qcllw"><button id="qcllw"></button></mark>

      <listing id="qcllw"></listing>

        1. <listing id="qcllw"></listing>

          首頁 > 人物 >

          拉爾夫勞倫 | 經典永恒不朽

          2018-10-15 來源:時尚先生
          他把一個單一的時裝品牌變現成一個價值75億美元的多品牌產業,被稱為“美國夢的銷售者和奠基人”。

           3

          Ralph Lauren

          愛冒險的舊時代紳士

          拉爾夫·勞倫依舊記得,年輕時的他帶著自己設計的領帶去Bloomingdale百貨公司展示那天的情景。那兒的買手非常鐘意,但他們希望把這些領帶做得窄一點,以方便展示。拉爾夫·勞倫當然知道倘若這些領帶在Bloomingdale百貨銷售必定會大獲成功,但他拒絕了。“ 對不起,我是不會修改這些設計的。”事后,他問自己,“天吶,我自己做了什么?” 6個月后,百貨公司重新找到了他,說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找不到那樣的領帶,想給他一排專門的架子來擺放這些領帶。這就是拉爾夫·勞倫冒險傳奇的開始。

          今年的CFDA上,拉爾夫·勞倫又一次被表彰為特殊榮譽成員, 這是他成功的職業生涯中的又一座獎。作為一位時裝設計大師,他出席正式場合仍然是穿一件黑色的無尾晚禮服,褪色牛仔褲和一雙熒光綠運動鞋,與幾十年前的他如出一轍。他對時裝的造詣和對生活的執著如初,他鐘愛的復古風格滲透在他的每一次設計里,那是屬于拉爾夫·勞倫的生活格調和個人特質。參觀完他位于曼哈頓上東區的總部辦公室后,這種感覺越發強烈。

          在曼哈頓上東區的這片城市森林中,拉爾夫·勞倫的總部顯得神秘而古老。兩層樓挑高的大廳中央鋪著一塊羊毛地毯,邊角已經有些線頭顯露,那是被時光沖刷過后留下的鮮明痕跡。整個大廳由多樁核桃色調的粗壯木柱支撐,積木狀堆砌形成的階梯厚實堅固,但可見的“門”并不多。與其說這是美式復古的紳士俱樂部裝修風格,不如直接說它更像電影《哈利·波特》中的魔法學院:偌大的廳堂中只有一位前臺小姐和門童,辦公室都隱藏在“暗門”中。拉爾夫·勞倫先生的辦公室在接待處后的左側,呈現出溫暖的桔黃色調,同樣的核桃色調木質裝修,古樸的百葉窗以及一張古董辦公桌,剩下的墻壁被他鐘愛的藝術攝影作品所填滿。

          桌子中央放著2017年《WWD》為他出版的一本懷舊精裝大開本畫冊,里面詳細記錄著他50年的輝煌過往,拉爾夫·勞倫對它的重視性可見一斑。辦公桌左手邊放著數十雙迷你鞋楦模型,從馬靴到布洛克到樂福鞋,舊時代紳士所必備的鞋履幾乎都被他縮小放到了這里,而右手邊,則是他充滿童心的各類人型玩偶。天花板上懸掛著一架金屬螺旋槳飛機模型,正下方陳列柜中擺著他自己本人形象的牛仔人偶,再旁邊是一輛看起來騎行多年的老舊自行車。用來招待客人的古董沙發皮質已呈現飽和的干邑色調,旁邊的茶幾上放一個帶有馬球文化的瓷盤子,裝著十幾塊彩色硬芯水果糖,典型的美國派風范。這間辦公室就仿佛一個小型博物館,琳瑯滿目地收錄著拉爾夫·勞倫的童心和時裝趣味。

          我坐在沙發上等待時的第一感受是:這位已經78歲的長者究竟經歷過多少次采訪和拍攝?把一個單一的時裝品牌變現成一個價值75億美元的多品牌產業的元勛又有多少未曾被世界知曉的故事?大約半小時后,拉爾夫·勞倫如約而至。牛仔襯衫配人字呢灰色西裝外套,一條褪色牛仔褲,還有他最愛的Nike運動鞋。眼前的拉爾夫·勞倫依舊精神飽滿。在他的名氣和他與生俱來的高雅氣質之外,這位時尚界的大師身上還有一種舊時代的完美紳士氣質。他說話語氣輕柔,禮貌而專注認真。在簡短的寒暄過后,他開始享受起這次40分鐘的對談。

          “我很享受每一次采訪。我經歷過好的采訪也經歷過不好的。人們想知道我曾經做過什么,這讓我覺得很榮幸。我了解自己的熱情所在,也是這份熱情打造了這個品牌。我從領帶做到襯衫再到西裝。與現在相比,我初次開始接觸男裝的時候,這塊領域是非常不同的。那時候,人們有獨立的領帶公司,襯衫公司,西裝公司,它們都是分開的。而我,將它們合并在了一起。”

          但他并不覺得自己的身份是一名設計師,他甚至調侃說不知道設計師是做什么的。世人都知道,他的第一份工作是領帶銷售員。那時候,年輕氣盛的拉爾夫·勞倫看見前來公司展示布料的銷售員時,隨口就問他的老板“我們為什么不用那種布料呢?”而老板不屑地說:“還沒輪到你說話的時候。” 這件事并沒有讓他完全泄氣,之后他的一系列領帶設計依然不被老板賞識,終于他決定辭職。在當時美國戰后經濟復蘇的背景下,對于一個從布朗克斯的猶太高中中途輟學的人來說,這的確是件過于冒險的事情(當時的美國依然存在嚴重的種族歧視),但這位并未接受過任何正式時尚教育的年輕人,卻因此打開了他成功之路的大門。就像此后他對待Bloomingdale百貨買手時的態度一樣,今時今日,這位偉大的冒險家的航行還在繼續。

          “說真的,我并不在意過去或未來,更不會去刻意放下過去。在我執手一個系列的時候,我總是充滿靈感并深深喜愛當下所做的事情。我將所有靈感拼接在一起,然后說,就是它了。這和作為一名作家或時尚雜志編輯是一樣的,你希望存活在當下的潮流里,你希望你與這個時代有關。你希望不斷前進,不去畏懼是否因說錯了話而惹上麻煩。如果我設計出的東西很棒,我會坦然地接受它帶來的喜悅,而如果它還不夠好,我也會坦然接受。這才是生活和工作中本該有的面貌。”

          2

           Ralph Lauren

          銷售美國夢?那是別人說的!

          如果把拉爾夫·勞倫自己比作一個品牌,他絕不會用奢侈這個詞來形容它,他更樂于用極具號召力這個概念。在他看來,Polo Ralph Lauren就是一個極具號召力的品牌,人們喜愛它,不是因為它的價格實惠,而是因為它的質量。而位于產品線最頂端的Purple Label則更注重手工制作,它的精致程度決定了它的價格區間,這就是他對每一條產品線和其品牌價值的定義。

          拉爾夫·勞倫相信時裝的多樣化和個性化,但他從來不會去關注其他的設計師手頭上在忙活什么或者現在流行些什么,雖然他自己也表示并不是每一次的設計都能被喜歡。而此時此刻,他穿著的這件自己設計的夾克,卻是其時裝摧枯拉朽的證明。

          的確,這套伴隨他多年的標志性裝扮早已在人們心中留下烙印,那就是拉爾夫·勞倫,就是他的代表性產物。早在時裝界還未有運動休閑這個生動的詞之前,他就已經因塑造美國時尚和開創時髦的運動裝市場而世界聞名。所以,旁觀者下意識地認為他就是銷售和販賣美國夢的奠基人。但當我為此和他討論時,他矢口否認了。

          “我有這么說過嗎?是你說的吧。我并不是這么看待這件事的。我從來都沒有過銷售夢想這類的藍圖規劃,我只是在做我自己熱愛的事。我是一個活人,我可以看見人們對我的熱情或冷漠,所以,你要懂得協調彼此,將自己和顧客聯系起來。我喜歡用經典來形容事物,雖然人們總覺得它聽起來很無聊很過時。但其實經典應該是永恒不朽的,會隨著歲月變得越來越好。就像我20或者30年前制作的經典西裝到今天依舊看起來非常棒。當今的世界其實很小,到處都是人,他們能從各種渠道獲取信息,也擁有自己的想法和觀點。可你的夢還得繼續做,否則時裝就枯萎了。我還記得以前我走在巴黎的街上,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我,他們根本認不出我就是他們口中的那個美國夢的銷售者和奠基人。所以,我其實就是我自己,一個熱愛生活熱愛設計的美國人。”

          天橋之外

          拉爾夫·勞倫是美國最偉大的名流世家領導人物之一,這一點在他人脈豐富的上流社交圈中展露無遺。拉爾夫·勞倫家族的名利場始于上世紀70年代。當時,通過為《了不起的蓋茨比》電影中的羅伯特·雷德福和米亞·法羅制作服裝,他完成了在好萊塢的初次涉足。隨后,名流紳士們開始記住拉爾夫·勞倫這個名字。紅毯,發布會,拉爾夫·勞倫的時裝成為了首選名單中的佼佼者。1997年,他還為伍迪·艾倫指導的喜劇電影《安妮·霍爾》的女主角戴安·基頓打造了與眾不同的女裝,和戴安·基頓發展出了深厚友誼。此后,括凱蒂·赫爾姆斯、杰西卡·查斯坦還有朱麗安·摩爾在內的眾多圈中好友,成為了拉爾夫·勞倫時裝秀前排的座上賓。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是,拉爾夫·勞倫還在《老友記》中扮演過自己本人。在那場戲中,詹妮弗·安妮絲頓扮演的瑞秋正是以一名Polo Ralph Lauren買家的身份工作的。現在,拉爾夫·勞倫的傳奇也隨著他兒子大衛和老布什總統孫女的婚姻依然延續著。

          但拉爾夫·勞倫并不依仗這種名流效應。“我不是靠著將衣服賣給名人而存活下來的,我其實并不在乎這些。如果有人因為喜歡我做的衣服而讓我為他們制作特殊場合的禮服,我會心甘情愿地去做。這并不關乎那些名流人士。無論是誰,都能夠喜歡上你的衣服,這才是最重要的。”

          的確,他早已不再需要這些名利場上的利祿,但與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他對慈善事業的巨大貢獻,尤其是他對于乳腺癌運動的支持。在他接受了手術治療來移除自己腦部的良性腫瘤后,他說這是他內心最想做的事。

          30年前,拉爾夫·勞倫開始進行乳腺癌的宣傳活動,當時的他剛剛脫離了自己的病痛,所以他深刻地知曉病痛的感受。“我了解與病痛的抗爭是什么樣子的,那是一場噩夢,一場你寧愿去死都不想繼續下去的噩夢。但是,當你真的戰勝它了,那感覺卻是如此美妙。有一天,我碰見了妮娜·海德, 她是《華盛頓郵報》的時尚編輯。她從我身邊經過,我問她:‘最近過得怎么樣?’結果,她告訴我她得了乳腺癌。她哭著說,‘設計師,也應該去伸出援手的’。于是我說:‘讓我來幫忙吧’。從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會參與到這場救援活動中。我想要拯救她,那時候的我覺得我可以做到任何事。然而,我其實什么都做不了。你永遠不知道,這些癌癥怎么突然地就來了,你也永遠不知道在這條路上你會經歷什么,又為什么會被選擇成為乳腺癌患者。我并不是為了得到名聲而做這些的,我做這些因為我了解乳腺癌是什么,我知道患上癌癥的感受。我真的希望她能活下來。現在,我感覺我已經帶來了一些改變。雖然我不知道這些改變是否奏效,但我希望我可以做得更多。”

          很難想象,在生命的這個節點上,身為世界上最富有、最知名的象征性人物之一,他依舊有想去做的事。但這也正符合他的為人。畢竟,現在還沒到他最后的篇章呢。“我現在感覺很好。事業也發展得不錯,雖然有那么兩三年的低潮,但我覺得現在的我們比以往都更強壯。當你覺得自己做得很好的時候,你就一點都不想丟失它。為此,你不得不不斷更新自己,保證自己一直在前進。”

          12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1000元快三倍投公式
        2. <code id="qcllw"><object id="qcllw"><em id="qcllw"></em></object></code>
            <output id="qcllw"></output>
            <del id="qcllw"><pre id="qcllw"></pre></del><listing id="qcllw"></listing>

            <mark id="qcllw"><button id="qcllw"></button></mark>

            <listing id="qcllw"></listing>

              1. <listing id="qcllw"></listing>

              2. <code id="qcllw"><object id="qcllw"><em id="qcllw"></em></object></code>
                  <output id="qcllw"></output>
                  <del id="qcllw"><pre id="qcllw"></pre></del><listing id="qcllw"></listing>

                  <mark id="qcllw"><button id="qcllw"></button></mark>

                  <listing id="qcllw"></listing>

                    1. <listing id="qcllw"></listing>